春去春又回剧情介绍

  故事发生在本世纪初20年代的中国——上海。女主人公沈紫君的父亲沈楚生是戏班的班主。沈紫君的哥哥沈心池在巡捕房当差。一天晚上,上海首富余佛影的孙子余创世因失恋,酒后开枪把表妹雷晓冬的恋人、自己的情敌给打死了。这一切恰巧被路过此地的沈紫君看到,因此,开始了沈家与余家的种种纠纷。
  余佛影的女婿朱焕亭成了这场纠纷的牺牲者。在临死之际,他告诉自己的夫人余静音,他与另一个女人生了一个儿子叫朱子贵,寄养在一个叫张伯通的人家里,希望余静音帮助找回来。余静音答应了他的要求。
  朱子贵的现名叫张来福,曾为因失手杀人的弟弟坐了五年牢。出狱后,又当了包身工,用卖身的钱帮家里还了帐,还帮弟弟的恋人青青姑娘脱离虎口。
  中秋节,张来福和工友们在街上碰到余创世派一帮无赖在沈楚生的戏院捣乱。张来福为救沈楚生被打成重伤。工头苏三强因张来福误工,又把张来福打了个半死。紫君姑娘看到恩人张来福遭到如此不公正待遇,放火烧了苏三强的仓库,在混乱中救出张来福。
  负责处理此案的沈心池通过余创世的表姐朱子敏做工作,让余创世放弃对沈紫君的报复。余创世见来硬的不行,便改变策略,要用软的办法打败沈紫君。张来福为了不给沈家添麻烦又回到码头苏三强处,双方发生冲突。沈心池在处理此案时得知张来福的父亲就是朱焕亭临死前讲的张伯通。
  张伯通是个把钱看得比命还重的人,他让自己的儿子张长贵改名为朱子贵去做朱家少爷。张来福从娘的态度上已经明白自己的身份,但为了报答张家的养育之恩,他不想当朱家少爷。做为旁观者的沈心池也清楚是怎么回事,但是他不想太认真,因为朱家未必就会接受这位“少爷”。
  张来福用自己的全部财产买了一块旧怀表送给紫君,并把当年坐牢的缘由告诉她。张长贵进了朱家大门之后,便开始嫌弃父母并厌恶青青姑娘。
  雷晓冬不喜欢余创世,也不容忍余创世向沈紫君大献殷勤。雷晓冬的作法让余创世感到讨厌。张来福为了讲信用,伤好之后又回到码头上干活。
  苏三强和张来福成为好朋友。张来福和工友们帮助苏三强打赢了一场码头上的争斗。苏三强帮助张来福赎回卖身契,成为自由人。张来福要娶紫君做老婆。
  余静音要张长贵断绝与张家的一切来往。余创世纠缠沈紫君,本意是为了报复。可是在不知不觉中却爱上了沈紫君,他要重新塑一个余创世。
  苏三强敬佩张来福的为人,二人结拜为兄弟。青青姑娘仍爱恋着张长贵,可是张长贵的心已经被雷晓冬迷住了。
  余佛影凭自己多年的经验,断定张来社是个人才,余创世根本不是张来福的对手。余创世帮助沈紫君解决了地皮的事,两人不再争吵。
  张长贵为了巩固在朱家的地位,在沈心池的授意下,雇了一位叫小马的杀手,演了一出刺杀余静音的闹剧。
  张来福和苏三强的“立源仓库”发展得很快,但无意中得罪了上海的四大金刚,在余佛影的帮助下,事情得到解决。
  张伯通决定把张长贵从朱家少爷的角色中拉出来。
  张长贵为了拿到族谱,不惜杀了自己的亲生父母。
  余静音已经知道朱家少爷是张来福,不是张长贵,但是因找不到证据,只好同意张长贵和雷晓冬结婚。
  苏三强假借房产想揭露张长贵干的坏事,不但没有成功,还遭到杀身之祸。
  沈家戏班解散了,沈楚生以为是四大金刚干的,借着酒劲大骂四大金刚。
  张长贵杀了余静音,嫁祸于张来福,沈心池为了自身的利益,昧着良心将张来福做为杀人凶手抓了起来。
  张长贵收买了上海有名的柴律师,并威胁余创世做伪证,张来福成了杀人凶手被判处死罪关进沙洲监狱。
  在监狱长的帮助下,张来福离开了沙洲,离开了中国。一具血肉模糊的尸体被认为是张来福,草草埋掉了结此案。
  张长贵在柴律师的帮助下,将亲家的财产全部转到自己的帐上。苏三强和紫君为报仇要枪杀张长贵,没有成功。
  沈心池被提升为总探长,尽全力为张长贵服务。雷晓冬受惊吓后小产,余佛影的病见好,他要余创世振作起来。
  五年后,张来福化名程万里,以华侨巨商的身份重返故里。
  张长贵想通过沈紫君证明程万里的真实身份,没有结果。张来福借四大金刚之手干掉杀人凶手小马,张来福发誓要让张长贵一无所有。
  张来福此次回上海还有一个目的:报仇。紫君想用和余创世结婚换起张来福的真情。
  张来福抓住柴律师爱钱的弱点,施小计用张长贵的手杀了柴律师。
  在竞争法租界公共局董事长的过程中,张来福败在张长贵手下。这时,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一是离开上海到国外聚集财富卷土重来,二是留在上海,靠贩卖烟土牟取暴利。
  余创世每天早出晚归,喜气洋洋,余佛影和紫君都很高兴。为请创世吃饭,他们来到商行,但看到的却是倒闭的布告,创世在码头上打工。万利行倒闭两个多月来,创世用自己辛苦劳动换来的钱买下一颗颗珍珠,他的真情感动了紫君。
  在张来福的帮助下,余创世重新当上了万利行的总经理,但他对商行的业务并不感兴趣,只关心紫君。张来福靠贩卖烟土赚了一大笔钱,他还清了银行的欠款,在上海重新站稳脚跟。
  张来福为了求得心灵安宁,把贩烟土赚来的钱捐给了学校,同时,他下定决心干到底。张长福为了和张来福一拼高低,决定和日本人中村合作,条件是出二成资本,得一半红利。他赚钱心切,已顾不得其中可能有诈。
  张来福把以前用伪证将自己判为死刑的金探长劫持到公寓,按照当年他的所做所为对待他。在突然而来的极大刺激下,金探长疯了。
  苏三强戒掉烟出院,却死活不肯听从张来福的劝诫和青青去过安宁生活,终于被张长贵雇用的打手杀死。张来福知道张长贵要杀的并不是苏三强而是自己,把复仇的枪口瞄准了张长贵。
  朱家姐妹要求得到属于自己的一份家产,张长贵不给。为解决和张长贵打官司所需的昂贵费用,她们找到外公余佛影。余创世怕自己的稳私因此张扬出去,不肯出这笔钱,余佛影也改了当初想替孙子余创世赔罪的初衷。
  朱家姐妹因财力不足,只好撤回起诉。中村交给张来福一份沈心池的资料,沈被捕入狱。青青再次回到张长贵身边。
  青青生了个男孩,张长贵以为是自己的孩子,十分高兴。余佛影指责张来福不该为报私仇和日本人合作。
  紫君得知当年张长贵迫害张来福时,余创世也出过力,决心离开他。张来福借喝酒之机将中村杀死,并使张长贵成为现场凶手。
  青青告诉张长贵,儿子是苏三强的,张长贵在极大的刺激下失去记忆。余佛影为紫君作主,摘下余创世送的订婚戒指。张长贵在良心的遣责下结束了自己的生命。雷晓冬和余创世加入了抗日的队伍。张来福、沈紫君历经磨难终于走到一起。


相关云榜
Copyright 2008 Powered By 风云榜 京ICP备05005362号
本站所有内容来源于网络的搜索,不代表本站赞成被搜索网站的内容或立场。